香港赛马会澳门足球报|香港赛马会站
人文錢塘

百姓生活

www.yohdo.icu  2018年07月13日 11:18:34 星期五  


勞動是精神的家園

□張輝祥

記得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有句名言:“人在自我的勞動中創造自我并明白勞動的美。”勞動是人類生存的必然,雖然它不是生活意義的全部,但大部分時間我們都是在為了生活而工作,正如盧梭所說“沒有勞動就不可能有正常的人的生活”。勞動,實現自身價值,給人以安樂,是人生的精神家園。

平凡工作,勞動快樂,每一個人的勞動都是有價值的。勞動的美麗,蘊含在無數瑣碎、平凡的生活細節中,正因為是毫不起眼的、熟視無睹的,所以很難引起共鳴,給人以新鮮感,可是這并不能否認它的存在?這些偉大而質樸的勞動者,在瑣碎、重復、平常的勞動中體悟自己的精神家園:勞動是種愉悅,生活是美的。

揮汗如雨,身體上的勞動,使我們收獲了最甜的勞動果實;滿懷激情,精神上的勞動,鑄就了人生信仰,使人忘憂。孔子曰: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樂之者。”學習本領,知道它的人不如愛好它的接受得快,愛好它的不如對其有興趣的接受得快。同樣,只要在勞動中得到快樂,工作起來便“發憤忘食,樂以忘憂”。其實,勞動工作不僅僅是生活的需要,更能夠讓我們的心靈有所依托,點燃創造的激情,追求自己的夢想,堅定人生的信仰。

曾幾何時,工匠這個群體是中國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勞動者,木匠、剃頭匠、鐵匠、殺豬匠等手工匠人用他們精雕細琢、精益求精的技藝,追求著勞動的極致與完美,專業、敬業是他們的精神特質。如今,浮躁的社會需要尋找缺失的“工匠精神”,用匠心筑起中國夢。慢工出細活,這樣的勞動創造,真得很美麗。

對每一個勞動者來說,快樂的工作是享受生活的一種方式。干工作,除了態度,還需要一點激情。激情是快樂的源泉,如果缺乏激情,勞動就會成為一種負擔,變成“磨洋工”,快樂也就無從談起。余秋雨在《為自己減刑》一文中寫道:“我見到過一位年輕的公共汽車售票員,一眼就可以看出他非常不喜歡這個職業,懶洋洋地招呼,愛理不理地售票,時不時抬手看著手表,然后滿目無聊的看著窗外。我想,這輛公共汽車就是他的監獄,他卻不知刑期多久。”態度決定一切,干一行愛一行,把自己的全部精神灌注到勞動中,那么你便會尊重自己的勞動,就像希爾頓一樣:哪怕是洗一輩子馬桶,也要做個洗馬桶最優秀的人!駐守精神的家園,不過是不懈勞動而獲得的獎賞。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

勞動,是勞動者的光榮;勞動,是勞動者的贊歌;勞動,是勞動者的精神家園。工作著,美麗著,每一個勞動者都是自己幸福的工匠。


一聲熱鬧

 □繆丹

樓上住著一個老人,他的獨生女兒遠嫁國外他鄉了。

老人身體還很健朗,平時在家覺得有些清閑,因此他常常會騎著自行車去鄉下老家種些菜,和老鄰居們拉拉家常。但一回到單元樓里,老人便覺得冷清了許多。

老少老少,也許真有些道理。老人也像孩子似的,有時喜歡搞點小小的惡作劇,譬如看到鄰居在開門時,會大聲“嘿”地一聲,突然嚇你一跳,然后邊走邊笑著說:“膽子這么小,哈哈……”每當在樓道或路上相遇時,他都會熱情地問一聲“上班去”或者“回來了”之類的話。

說起惡作劇,他特別喜歡對付我家“歡歡”。先生對我說,每次遛狗路上遇到老人,他都會有意攔著歡歡不讓走,做些驚嚇它的怪動作。比如假裝打它,蹬著腳大聲叱它等等。歡歡也許怕老人,若是早早看到,每次都逃得遠遠的,有時寧愿繞個圈也要躲避他。就算歡歡已逃得遠遠的,如果被老人發覺,他還是不肯放過它,還要大聲呵斥:“你跑,你再跑,我看到你了,看你往哪兒跑?”

歡歡是條貴賓犬,既聰明又溫柔,平常不吠。但每當聽到老人走在樓梯上的腳步聲,它總會跑到門口吠個不停,而且叫得特兇。因為它也知道,在自己家里不用怕老人,他奈何不了它。

而老人呢,每每聽到歡歡的叫聲,也起了勁地說:“你再叫,你再叫,我就打你。”老人和歡歡對吵時,他有時甚至還叫著我家先生的名字,像孩子們小時吵架那樣叫著:“某某某,某某某,你家的某某某呢。”每每聽他這么叫著,我總會搖著頭,既感到搞笑又感到很無奈,于是會和歡歡說:“別叫了,別和他吵了。”狗狗通人性,每當我這樣說時,它總會跑到我身邊“嗚嗚、嗚嗚”地低聲叫著,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很委屈地看著我,那“嗚嗚”聲像是在訴說著什么,似乎在告訴我那老人是“壞蛋”,經常“欺負”它。此時,老人覺察到歡歡停止叫喊,于是,他會想辦法繼續搞出點聲音,來吸引歡歡的注意力,如“啊哼,啊哼”的干咳聲,或自行車的鈴聲等等,歡歡一聽到這聲音,又起勁地狂吠起來,似乎在對罵著。

那天,我在廚房里,歡歡和老人又在“吵架”,我阻止著它說:“歡歡,你別叫了,你怎么這樣兇?”歡歡見我聲音有點響,躲到一邊去不再叫喊。廚房的窗開著,大概被老人聽到了,于是他在樓下說:“我和歡歡是老朋友,我們在打招呼,鬧著玩呢,你讓它叫吧,也好熱鬧些。”

聽了老人的話,一時間我有些發愣,原來老人是把歡歡當朋友,是和它鬧著玩,目的只是想熱鬧點,這可是大出我的意外。

于是想起了曾在微博上看到的一條消息:“第一次進城的68歲宋老太,發現兒子家有件特別新奇的東西——抽水馬桶,老太太以為抽水馬桶的水跟農村井水一樣不用錢,家里沒人時,就經常蹲在馬桶邊摁一下開關,兩個月的時間里,抽走了98噸自來水。宋老太說,每次摁完以后,她都覺得挺有意思,挺好玩的。”當時看完這段話,心里感覺酸酸的,我仿佛看到了一個從農村來到城市,在兒子家居住的老人。白天,當兒子媳婦上班去,小孩上學去時,老人孤孤單單地一人在家,沒人說說話兒,而上衛生間時,她一按抽水馬桶開關,“嘩”的一聲沖水聲,打破了寧靜,老太太笑了,于是,她寂寞時就去按一下抽水馬桶,聽聽抽水的嘩嘩聲響,熱鬧一下。

老人是在用他們獨特的思維方式,想盡辦法熱鬧些。我終于懂了,只是心里有一種說不清的滋味。


旅游歸來談石佛 

□吳桑梓   

浙江山水天下秀!秀山秀水中蘊藏著諸多文物古跡。有名的四大石佛就在其中。

紹興是古越之都,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,四大石佛,紹興地區就占了三個。一是新昌石城山大佛,佛像通高16米,兩膝相距10.6米,頭高4.8米。被譽為“江南第一大佛”,雕于南北朝齊梁時代(約486─616年);二是下方橋羊山大石佛,高15米有余,是隋朝開皇年間(約581─600年);三是柯巖柯山大佛,佛像高10米,是隋唐年間雕成(約581─618年)。

佛的形象:這三尊佛像均為彌勒佛,是布袋彌勒佛形象的前身。

時間上推算:此三尊佛像均為同一時期的產物。

雕刻技法:三尊佛像都屬圓雕,且線條細膩流暢,神態婉雅俊逸如同一出。

三尊佛像都是由整塊巨石歷經幾十年雕成。石像均藏在石窟里,屬石窟造像。其中新昌石城山大佛還被稱為“越國敦煌”;而柯巖石佛更絕:華蓋、佛殿的“柱礎階極”以及殿前高高的香爐,都是一石所成,為當時巧匠采石時一氣呵成之作。

三尊佛像都被塑過金身,現除新昌石城山大佛被重塑金身外,其余二尊之金早已剝落。

三尊佛像均以高大示人,且都有下水道設施,使其不被水侵蝕風化。其中柯巖大佛更甚,他“兩耳左右相通,中可容人往來”其水道的設計,讓今人都自嘆不如。

三尊佛像都在紹興地區,其中柯巖和下方橋兩地,有歷史記載:“是為修筑紹興城而采石,遺留眾多孤石,后里中僧人,擇其中之優者,雕鑿佛像……”它們與其地的“吼山”“東湖”一起成為越地的石文化景觀。

由于旅游事業的興起,石文化景觀深受當地政府和民眾重視。這三處景觀都經過大規模開發,成了旅游勝景,這大石佛像也隨之名揚四海。

至于四大石佛之一的杭州寶石山石佛,就沒有那么幸運了,至今不但無人提及,就算千辛萬苦找到寶石山麓,所見的也只是被眾民房掩蔭著的一塊無頭巨石罷了。

據明代田汝成《西湖游覽志》記載:寶石山麓有大佛禪寺,相傳為秦始皇纜船石,宋宣和中(1119年)僧思凈者,兒時見之,作念曰:“異日出家,當鐫此石為佛,及長為僧妙行寺,遂鐫石為半身佛像,飾以黃金……”同是明代的張岱在《大石佛院》詩中寫道:……石像出云表,食指及拇指,七尺猶未了,寶石更特殊,當年石工巧,巖石數丈高,止塑一頭腦,量其半截腰,丈六猶嫌少,問佛幾許長?人天不能曉,但見往來人,盤旋如虱蚤……

以上田汝成記載了杭州寶石山麓石佛雕鑿的歷史,張岱又用詩的形式寫出了佛的形象。可惜,如今這第四大石佛只能在紙上尋覓了。

這四大石佛是浙江文物古跡的瑰寶。游覽參觀石佛,也能從一個側面了解我省古代的雕刻藝術和佛教文化。


醬燒塘鱧魚

 □周龍興

吃過中飯,下樓走走,見到塘鱧魚上市了,一問價格,嚇了一跳——每斤百元以上。

每當春天油菜開花的時候,杭嘉湖一帶的塘鱧魚便體肥籽滿,成為江南水鄉獨特的名菜佳肴。塘鱧魚,又名“蒲魚”,杭州人叫“土步魚”,有的地方還叫“吐哺”,為鱧科小形魚類。其體形粗壯,前部渾圓,頭大而闊,稍扁平;腹部渾圓,后部側扁;口上位,兩頜有細齒;頰部肌肉發達。體呈黑褐色,帶有黃色光彩;腹部淡黃,體側有不規則的大塊黑色斑紋,各鰭都有淡黃色與黑色相間的條紋。背鰭2個,彼此分離;腹鰭胸位,左右分離,長達10厘米左右。早先在城東鄉間的溝渠池塘常有見到。

俗話說:“菜花黃,土步魚嫩又壯”。塘鱧魚為底層魚類,喜生活于河溝及湖泊近岸多水草、瓦礫、石隙、泥沙的底層。潛伏在水層較深處或石塊下越冬,以小蝦、小魚為主要食物。故而塘鱧魚肉質細嫩,又少刺,味道鮮美,富有營養。每到春天油菜花盛開之際,便是塘鱧魚產卵的佳期。此時,在江南的水產交易市場上時常可見。

自古以來,很多文人墨客對“塘鱧魚”情有獨鐘。汪曾祺曾在《故鄉的食物》一文中有過這樣的描寫:“蘇州人特重塘鱧魚。上海人也是,一提起塘鱧魚,眉飛色舞。塘鱧魚是什么魚?我向往之久矣。到蘇州,曾想嘗嘗塘鱧魚,未能如愿。后來我知道:塘鱧魚亦稱土步魚。袁枚《隨園食單》:“杭州以土步為上品”。清代詩人陳璨也有詩贊嘆:“清明土步魚初美,重九團臍蟹正肥,莫怪白公拋不得,便論食品也忘歸。”清代王端履曾有竹枝枝詞里有寫道:“竹籬輕傍漁舟插,要買新鮮杜父魚。”

又到江南鮮花爛漫,楊柳青青,品嘗塘鱧魚的時節。在寶貝孫女3歲以前,只給她做過二次“塘鱧魚燉蛋”。因她太小,再鮮美的塘鱧魚還是不敢讓她吃,怕魚刺。現在孩子4歲,會自己吃飯了,是時候讓她嘗嘗這水鄉最鮮美的魚了。上周六休息,我去菜場買菜,走到水產攤位前看看,順便想給孫女買點水產吃。看到盤里有好多塘鱧魚,一問價格每斤賣110元,討價還價100元。于是我彎下腰,挑了8條比較大的活塘鱧魚,準備回家做醬燒塘鱧魚,讓家人一塊嘗嘗這時鮮貨。

回到家后,我將塘鱧魚刮鱗去鰓,再從鰓部挖去內臟,洗凈后瀝干水分,然后置盆內,加了1小匙料酒和1小匙醬油腌漬片刻,再排放在盤中。將炒鍋洗凈后置旺火上,舀入植物油燒熱后,把塘鱧魚推入炒鍋內,兩面煎至微黃。然后放入蔥段和姜片,烹入料酒加蓋略燜,揭去鍋蓋,添加醬油、豆瓣醬、白糖和鮮湯燒沸后,調好口味后,蓋上鍋蓋,改用小火燜燒10分鐘左右。再揭去鍋蓋,取出蔥段和姜片,改用大火,用水淀粉勾薄芡,淋些植物油,整齊裝碟完成。

我將此菜端上桌,讓家人品嘗。眾人稱贊:“鮮得掉眉毛!”我要兒子好好點評一下,他說:“魚色醬紅,肉質鮮嫩,醬香入味,油而不膩,與油菜花一樣的驚艷!”

友情提示:要烹制好此菜頗有講究:挑選大小適中的活塘鱧魚,并從鰓部挖去內臟;烹制時要用小火燜燒,不能多翻,以防碎斷。對美食有興趣的朋友不妨一試。


坐著高鐵去釣魚

 □肖勇旺

早上六點,我拿上“行頭”,準時從商教新村出發,步行至“總管塘”站,剛好趕上105頭班車,7點到達火車東站,坐上去德清的高鐵。

德清火車站位于武康與乾元之間。在高鐵站附近,有個“金鵝山”村,那里河港交錯、汀渚縱橫,當地人稱之為“草蕩”,是個野釣的好地方。

15分鐘到德清,出站后徑自奔往釣點。這條河叫“阜溪”,是德清的三大水系之一。另兩條分別是“英溪”和“苕溪”,它們分別發源于德清西部山區和臨安。豐富的水系蘊育了德清的“魚米之鄉”。

找到一個河灣的凸口,安放好兩支魚竿,開始調漂,試探一下水的深淺。剛一下桿,就釣上來一顆螺螄,似乎魚鉤剛好就掉入到了螺螄的口中,這事有點怪異。“是否會有更詭異的事發生呢?”我在想。試漂,調餌,掛鉤一切落定之后,就是靜靜地等候了。

這時才顧得上仔細打量一下周圍。左邊是樹林,右邊是竹林;河面有百余米寬,河的對面是一片枯黃的蘆葦,間夾著綠色的菜田,望過去有些荒野;遠處不時傳來水鳥的叫聲,陣陣涼風掠過竹林。面對這一切,忽然觸動了我內心深處對自然的呼喚,像觸電一樣,以往獨處曠遠野地的感覺一下涌現了出來,心神不知落在了何處。那是一種什么感覺?我自己也說不清。各位看客不知有沒有這樣的體驗?我松了松衣領,收了收心神,感受著這自然的魅力。

風力有點大,一叢叢衰敗的水葫蘆順著風向不斷地在眼前漂過。

回過神來,見浮漂還是沒有一點動靜,想著另找一個釣位。看見前面河道口有一個竹箔,于是我就拿了一根釣竿,換到了這個地方。拉了幾桿也沒有魚上鉤,我泄氣地回到了原來的地方。

呀?怎么魚竿不見了!這里空無一人,應該不會是給人拿走的;我仔細察看了一下,竿包還是靜靜地躺在那兒;蚯蚓,釣餌都沒有翻動過的痕跡,也不會是野狗搗的鬼;水面上也是空無一物。這我就納悶了,奇了!怪了!不會是給大魚拖走了吧?我正在尋思,突然發現遠方飄浮的水葫蘆拉著魚竿,急速地離我遠去。這可怎么辦?買這樣一支魚竿得三、四百,我有些不舍,于是決定下水撈竿。脫去了衣服,下到水中,雖然沒有冰冷刺骨,但還是頗有寒意,水侵入肌膚,自然起了雞皮疙瘩,不禁一陣哆嗦,我不顧了,奮力向前游去。

終于抓到魚竿了,不敢停留,急忙轉身往回趕。在這個季節,我還沒有在自然水域游泳的經歷,總算是意志戰勝了恐懼,在“阜溪”里“冬泳”了一回。這次坐著高鐵去釣魚,給我釣魚的經歷又增添了奇妙的一筆。


作者: 編輯:王潔
香港赛马会澳门足球报 重庆时时个位走势图 pk10精准高手交流群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 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北京pk10最好计划群 21点技巧16点要牌 时时彩ssc应用 28彩票投注app官方下载 北京pk10走势技巧 爱赢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