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赛马会澳门足球报|香港赛马会站
人文錢塘

鄉土文化

www.yohdo.icu  2018年07月13日 11:22:33 星期五  

小滿夏韻

□張輝祥

小滿,二十四節氣之一,也是夏季的第二個節氣,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中記載:“四月中,小滿者,物致于此小得盈滿。”從此以后,草木開始繁茂,夏熟作物的籽粒開始飽滿,但還不夠成熟,故稱為小滿。農家,從莊稼的小滿里憧憬著夏收的殷實。

小滿時節,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空氣里彌漫著一股沁人心脾的麥香。田間地頭、溝渠溪畔,辛勤的農民正在為即將到來的夏收忙碌著,或勁揮鋤頭、挖渠引水;或銀鐮輕舞、除去雜草;或噴灑農藥、消滅蟲害。耀眼的陽光下,浮綠泛金,濃蔭碧翠,蔬香四溢。極目處,麥浪翻滾、延綿推涌,奔騰著、起伏著,蔚為壯觀。

小滿小滿,麥粒漸滿。田間,小麥經幾場雨水的沐浴,麥穗翠綠油亮,麥芒堅挺如刺,麥花潔白素凈。而麥粒則開始灌漿飽滿,鼓起了肚皮,但離瓜熟蒂落還有一些日子。過去,農家每到小滿前后,口糧供給就成了問題,為了生計,便只有“殺青”,即割下尚未成熟的麥穗,加工成條狀的麥捻子來充饑。這種清香綿甜的食品雖然好吃,但農民們的心中卻在滴血。現今,農家的糧食儲備充足,但“春種一粒籽,秋收萬顆糧”仍是農民永恒的追求和信念。為此,他們像照顧蹣跚學步、時常跌跤的幼童一樣,悉心照料著尚處小滿還未成熟的莊稼。他們在麥田里觀著天色、算著時間,盼望著飽滿的青綠能帶來沉甸甸的金黃。

農諺云:“小滿不滿,芒種不管”。小滿時節雨水豐沛,農民們把田間的灌溉設施蓄滿水,為栽插水稻做著準備,不然到芒種時,就可能造成田坎干裂。初夏的雨,使鄉間的小河、溪水充滿了生機,水漫過長滿雜草的泥石灘,一路歡暢輕盈地流淌。大人們為水的豐盈而欣喜;小孩們則挽起褲腳,赤腳下水,打撈魚蝦,互相追逐著、嬉戲著。小滿時節的河流,是一年中最美的時候,既無冬季枯水期的干涸斷流,也無夏季發洪水時的肆意泛濫,猶如略施粉黛的少婦,脂粉剛好把瑕疵掩蓋,卻無一絲濃抹的妖艷。我想,所謂風調雨順,大概就是小滿這種恰到的好處、過與不及的境界吧。

小滿不像冬至、清明等節氣那樣為人熟知,但它以特有的方式和哲理,釋放著特有的韻味。夏天來了,人們的心情消沉而浮燥,沒有欲望的人生,可能了無新意;欲望過于強烈,又恐貪婪伴隨。讓我們掌握一個小滿的尺度,活得樸素、從容、平和,遂有一種知足感與幸福感。


河埠頭

□繆丹

江南水鄉多河埠,河埠雖小,但人們的生活卻離不開它,挑水、淘米、洗衣、運貨、迎來送往。河埠頭,不但是大人們勞作休閑、家長里短交流感情的地方,也是我們小孩玩耍的場地。河埠頭,是兒時最熱鬧的地方,它留給我無數甜蜜和歡樂的回憶。

老家的小河,通向西小江和南門江,河水清澈純凈。河埠砌在石拱橋邊,它是用平整的長條石板從岸上一直砌到河底。小河的兩岸種著垂楊柳,一幅“小橋流水人家”的美景。

清晨、黃昏,那些家庭主婦和老太太們最愛匯聚在河埠頭洗衣、淘米、洗菜、剝豆莢……剝豆莢,那可是我們這些孩子最愛去幫忙的活。立夏后,豆莢如大人的手指般粗細,我和小伙伴們總會幫著大人把豆莢剝出一部分后,找幾粒大一點的豆子,然后用小指甲輕輕地沿著蠶豆掐一圈,再把里面的豆板小心地取出。就這樣,一個小巧玲瓏的翠綠色的“戒指”就做成了。“戒指”做好后,一群小男孩、小女孩就在河埠邊上玩過家家的游戲,小男孩把戒指套在小女孩手指上,學著電影里的話:“你愿意做我新娘嗎?”“我愿意。”當小女孩既興奮又害羞地回答完這一句后,大伙們就開心地拍著小手歡呼:“新郎新娘成親了。”于是兩個小朋友會用雙手互相拉著做成一頂花轎,讓新娘坐在花轎上,兩人抬著新娘子在小朋友中竄來竄去。嘴里還不停地念著:“嘎吱嘎吱抬花轎,媳婦娘子坐上轎……”河埠邊就這樣洋溢著孩子們天真無邪的歡笑與快樂。

夏天的河埠頭,是最熱鬧、也是孩子們最愛去的地方。上午,孩子們在河埠邊摸螺螄、抓魚蝦……下午,會游泳的小朋友把河埠當跳臺,身子騰空,躍入水中盡興游玩。有時,玩得時間久了,還不肯上岸,直到母親拿著長長的竹竿來追打,才十分不情愿地上來。不會游泳的小孩,則趴在河埠頭的石板上學游泳。很多男子從田間勞動回來,嘴里呼呼地喘著熱氣,一到河埠頭就迫不及待地躍入河里,享受那盛夏特有的清涼,因為那時沒有風扇更不用說空調了……

河埠頭,跑得最多的是那些洗洗刷刷的女人和老太太們。有時,住在河附近的一些人家,連吃飯都喜歡手捧飯碗聚在河埠頭,東家大嫂長、西家大嬸短地邊聊邊吃,聊到盡興時,還會托著空碗,再說上一會,感覺在河埠邊吃飯特別有滋味。

“河埠頭講公婆,念佛堂講媳婦。”在農村,向來是一句流行口語,含著貶義。它是講媳婦婆婆都在背后講對方的不是。但在我小時候,有個愛去河埠頭的婆婆卻總是講自己媳婦如何如何好。每當兒子媳婦拌嘴時,她不管誰對誰錯,總會在河埠頭說:“我氣都氣煞啦,媳婦這么勤快、這么會吃苦,兒子還要和她吵架,我自己沒有女兒,把媳婦當女兒看,心疼都來不及。”慢慢地,那婆婆一家人變得和和睦睦,遠近出名了。于是,大家送她一個“明達婆婆”的美名。漸漸地在河埠頭,媳婦、婆婆講對方不是的事也就少了。相反,去河埠頭聚一聚、家長里短聊一聊,不但能拉近鄰里間的距離,有時還能消除隔閡,讓家庭更和睦。

后來,家家戶戶都裝了自來水,買了洗衣機,有了電視機、電腦,小孩們也不再去河埠頭玩耍。生活條件好了,河埠頭也失去了往日的熱鬧和歡笑。然而,那一份河埠頭的情結與美好,在我童年的回憶里永不消逝。


篾匠師傅

□孫明明

老底子在農村里,篾匠師傅是不可缺少的手藝人。因為當時農業生產用的竹籮筐、曬墊、畚箕、泥棣、扁擔等,還有家中用的竹椅、涼席、小孩子的竹圈椅等都少不了篾匠。

一個生產隊用的籮筐至少需要幾十副,家家戶戶也都有這些家當。這些用竹子做成的東西,非常容易破損,所以每年都需要新制或維修,篾匠師傅很吃香。

在當年,毛竹也是分配物資,每到下半年會有一批毛竹分配下來,隊長就可以請篾匠師傅了。篾匠師傅的工具比較簡單,一把鋸子、一把劈刀,還有專刨篾的拉絲刀、穿篾刀。

除了截毛竹,篾匠師傅大多數時候都是坐在椅子上操作的。將一段段毛竹劈開,有的削成籮腔骨,在轉彎處削薄些,然后在火上烤一會兒,將竹子彎成90度的角,插在四邊做成一只籮筐的骨架,之后再將毛竹劈成一層層的篾條子,用穿刀片穿在骨架上,成為一只完整的籮筐。這些緊密的籮筐就是裝小麥也不會漏出一粒。

而曬墊則全用竹篾編成,這長長的竹篾有幾公尺長,一塊竹片可以劈為幾層,第一層和第二層最為堅韌。劈好篾之后,篾匠就將曬墊破損的地方拆除,然后用一把窄細的篾刀作為引導,將這些新篾按照原來的編織途徑重新編好,那些破破爛爛的曬墊又成為完好的曬具了。不過這些只能算得上是篾匠中的粗活。

而做細活要數阿順師傅,他專做結婚床上的篾席。那時候結婚,一張篾席是少不了的,而且這篾席很有講究,要求做工精細,篾條編織時不能斷條子,這是討吉利。一般篾匠是干不了這活的,只有阿順師傅能做。阿順師傅除了手藝一等,他的名字也很吉利。誰家都想把日子過得順順當當的,特別是新人成家。

阿順做婚席,要求釆辦背陽的、竹齡三年以上的黃色老毛竹。這種毛竹大多產在富陽山區。編一張婚席只要有3米長、20來斤的一段毛竹子就行。大多數人家都會千方百計地去弄來這樣一段竹子。

阿順師傅進門,首先向東家討個數字:一寸編幾根?因為這是劈篾的依據,一寸編五根,3天就能完成;假如一寸編七根,至少得6天才能完工。這得看東家的實力。因為篾匠當時一天的工錢是1.85元,還要煙酒菜等開支。各家條件不同,做手藝的人都要符合各家的心思。阿順師傅就根據東家的意思,動手將竹子劈成一條條的細條子,然后劈篾,一把鋒利的篾刀,將竹片劈出七層篾,薄似紙片,然后將這篾條子按在刨刀上刮著,成為非常光滑的篾條子。最后,還得把這些刨好的篾條子浸到盛有石灰水的蒸桶中,蒸上幾個小時。這道工序是讓篾條更加柔韌,而且經久不蛀不腐。

篾條在石灰水中蒸煮著。這時,阿順師傅就會點上一支煙、泡上一杯茶,看著蒸汽從蒸桶中冒出,聞到竹子煮熟的香味,他就揭開蓋子,從中撈出竹篾,放在清水中漂洗干凈,掛在竹竿上陰干。

第二天一早,阿順師傅就開始編制,他要女主人用棉紗搓成一根細繩,用胭脂染紅,作為篾席的邊線,然后沿著這根紅線開始布篾。這幾百根篾絲在他手中像變戲法一樣,交叉編織起來,密得連一根頭發絲也漏不過去。編婚席是絕對不能出現斷篾,否則會被認為不吉利。所以,篾匠手藝的好壞,在于是否能將一根篾編到底。阿順師傅是好手,所以名聲在外。

編篾席,兩條腿要整天盤坐在地上,雙手不停地將這些篾按照順序交叉編織著。所以得有一個好腰勁、腿勁、手勁。

剛編好的篾席,白白嫩嫩,彌漫出竹子的清香。阿順師傅為了讓席子更加光滑,會在席子上倒上10來斤大米,然后來回摩擦。這樣一摩擦,篾席就變得更加光滑細膩,簡直有點像工藝品了。

如今,很少有人用這種篾席了。但我卻珍藏著一張睡了二十多年的舊篾席,因為它承載著我的歲月記憶和苦樂年華。


養蠶寶寶的故事

□周永祥

四季青小學給每個3年級的學生布置了一項特殊的課外作業:養幾只蠶寶寶,觀察它們成長的過程,并且每天寫幾十個字的觀察日記。我想,這是學校在培養學生的自然興趣和寫作習慣,好事一樁,做爺爺的自然支持。于是星期天,陪著孫女到鳳起路花鳥市場采購幼蠶。到了市場一看,果然有幼蠶在賣,而且來買的人很多,都是大人陪著孩子來買。我讓孫女自己挑幾條幼蠶,還買了一只漂亮的竹編蠶床。忽然想起桑葉怎么辦?我們都住在城市里了,周邊沒有桑樹、桑園呀!再一看,賣幼蠶的攤位里有桑葉賣,一打聽,每片桑葉一元錢。沒辦法,為了孫女,只能買了。

到家后,孫女頭幾天興趣還蠻高的,一起床就觀察幼蠶啃桑葉,發現它們一個晚上竟然能吃掉好幾張桑葉,驚喜得叫了起來。我囑咐她記下來,吃完早餐,她果然認真地在本子上像模像樣地寫了起來。3天過后,20多片桑葉吃光了,蠶寶寶長得很快,只只白白胖胖的,孫女去摸了一下,光光滑滑的,很漂亮。我又趕快讓她寫下來。她寫時,我湊近一看,還挺真實挺到位的,心想,這樣下去,她的寫作水平肯定能提高不少。我又不亦樂乎地到花鳥市場采購桑葉了。

孫女要讀書,飼養蠶寶寶的事自然要我親力親為了。我每天倒掉竹匾里的殘葉、糞便,洗凈抹干,再把蠶寶寶放進去,再續上新鮮嫩綠的桑葉。蠶的胃口越來越大,長得越來越快了,每天都給孫女帶來驚喜,興趣也隨之提高了。其間,我不斷向孫女講蠶的生長規律、生命過程和蠶絲的價值,還讓她朗誦古詩:“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干。”

直到有一天,我對孫女說,蠶寶寶的皮膚有點發黃了,這是它們要“作繭自縛”了,得給它們“上山”作繭的準備了。我讓孫女在竹匾上支起幾束枯竹枝條,觀察它們“上山”作繭。晚上,孫女觀察到了蠶寶寶作繭的過程,她不由得又是一陣驚嘆,“刷刷刷”記了下來。據她后來說,班主任在課堂上親自朗誦她的這篇文章,夸她寫得好。她竟然在我面前未有半點喜形于色,反倒是她同學對我說了此事。我暗自得意:自己從小喜歡寫作,可能有點遺傳基因吧!

其實,我們小時候都養過蠶寶寶。我記得在唐祝村一帶,50年代有一大片桑園,是杭州蠶種場的桑園基地。有一年春天,我們在桑園里玩,望著那滿園嫩綠的桑葉,阿明說,我們何不養蠶寶寶玩,反正不愁蠶寶寶吃的桑葉。大家都說好,可是到哪里去弄蠶寶寶呢?阿虎說觀音塘旁有家養蠶廠,我們到那里去看看,說不定能弄到蠶寶寶。

到了觀音塘,在荷葉塘旁果真有一家養蠶廠,有10幾間房子。從窗門里朝里一看,只見木架上放著一排排的大竹匾,竹匾上養著白花花一片的蠶寶寶,幾個工人正在向竹匾上放桑葉喂蠶寶寶。我們又走到池塘邊一看,有一個個通道口朝池塘邊排放著廢葉廢渣,我們在廢葉中翻尋著,果然有不少瘦弱的廢棄蠶寶寶,心中不勝歡喜,忙著撿那一條條蠶寶寶。正撿著,一個和我們年紀相仿的男孩跑了過來,嘴里哇啦哇啦叫著,上前阻止。我們根本不理他,繼續撿著蠶寶寶。那男孩竟然一巴掌打在阿毛臉上,阿毛一跤跌倒在地,差點掉進池塘里。阿虎大怒,一把揪住那男孩,眼看就要打起來了,又跑過來一個男孩,大叫著:“不要打,不要打。”我們一看,是我們班上的來賢賢。他勸住阿虎說:“他是個啞巴子,叫來木根,很兇的,凡是有人來這里淘蠶寶寶,都要得到他同意的。”我說:“這太不講理了吧,他難道是個小惡霸?”來賢賢轉身對那男孩用手勢比劃著,那個啞巴子才息下了火氣,“咿咿呀呀”說著什么。來賢賢說:“他是我表兄弟,你們以后再來撿蠶寶寶,必須要先和他說一聲,否則他會牽一條狼狗來咬你們。”我們聽了,無可奈何,表示同意,大家這才散了。后來,他手一揮同意我們淘蠶寶寶,我們才敢上前去撿。啞巴子的虛榮心達到了滿足,這才相安無事,現在回想起來真當有趣,為啥?后來我們都成人了,啞巴子竟然成為了我們的好朋友,啞巴子的老婆還和阿虎在公社衛生院成了同事呢!

我們“淘”來的蠶寶寶雖然是被養蠶廠淘汰的,但在精心飼養下,很快就長得白白胖胖,最終也吐絲成繭,心中的成就感油然而生。養蠶寶寶的過程,實在是我們童年永存的趣事。


作者: 編輯:王潔
香港赛马会澳门足球报 单机牛牛游戏下载 1肖主3码四肖 重庆时时单双投注技巧 苹果版彩票计划软件手机版本 11选5追号全天计划 双色球黄金分割率算法 福彩3d绝杀6码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坑人 500彩票app是真的吗 腾讯分分彩是全国统一的吗